探营青年汽车总部:出租司机问记者“你是来要债的吧”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嘉兴棋牌

  “水氢汽车”迅速火遍全国,南阳市政府的支持才是庞青年和青年汽车真正的“还魂”时刻。

  5月25日上午,河南南阳一片半旧厂区中,庞青年在全国各地媒体的围拢之下,一遍遍讲解着他的“水氢汽车”项目。烈日当空,他身着西装,并搭配了最爱的一套红白条衬衫和领带,以最为正式的姿态回应各方质疑。

  这是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久违的“高光时刻”。两年以前,青年汽车曾邀请几十家媒体去金华总部,向他们展示“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尽管声势不小,庞青年还拉来了光大金控的领导站台,但一场热闹过后,那次发出的报道并未引起多大波澜。

  彼时,庞青年的汽车“帝国”已经坍塌。前几年在全国多个地区铺开的汽车项目早已停滞,项目用地被政府收回,乘用车资质被收购,青年汽车陷入大量的诉讼纠纷之中,人和公司都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庞青年曾经布局的三大业务,客车、卡车、乘用车,近几年来仅剩客车还在苦苦维持。虽然青年的客车仍在运营,但已经在市场竞争中掉队,十年前与它规模相差无几的宇通客车已经跻身行业龙头,青年却从未在销量排行榜前十中露过面。

  2017年,也就是青年汽车正式推出水氢燃料车的那年,其在杭州萧山区的乘用车项目主体被法院宣告破产清算。偌大一个汽车制造项目,被法院认定的可清偿金额只有1673万余元,而成立之初,青年方面的股东出资都有2.6亿元。

  这只是“大厦将倾”的一个侧面。除了杭州乘用车及相关项目破产清算之外,青年汽车乘用车集团、青年汽车集团都被多个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些申请并未得到法院同意,截至目前,相关诉讼还在“调解协商”之中。

  在金华,青年汽车已经成为一家“僵而不死”的企业,人们对它的认知也多集中在“依靠政府采购”“工人没有活儿干”等层面。提及青年,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甚至条件反射地问:“你是来要债的吧?”

  庞青年则仍在多地政府之间游走。在去南阳之前,他已经借着发展氢能源汽车的名义接洽了南通如皋,不仅入股了一家燃料电池企业,还在当地成立了一家氢燃料发动机企业。但如皋的业务并不全面:青年没能在当地拿下工厂。

  这正是南阳项目的关键之处。据南阳市政府方面的信息,青年汽车将在南阳建立综合生产基地,且产品覆盖了氢能源商用车、氢燃料发动机和新能源乘用车等多个方面。而新华社的报道称,在土地配套层面,南阳洛特斯工厂将首先在中州西路的一处厂区租用3年,新厂房建好之后将再移址。所谓的“新厂房”,是南阳市政府刚开始为青年汽车规划的项目,占地高达1000多亩。

  相比于“水氢汽车”迅速火遍全国,南阳市政府的支持才是庞青年和青年汽车真正的“还魂”时刻。尽管此前媒体报道的40亿政府投资并未开启,但潜在的土地资源可能会成为青年汽车更强大的筹码及杠杆。

  在这样的支持下,庞青年还曾向南阳市政府表示,未来达到一定规模后,将在南阳设立集团总部。这种辞令是“有心”还是“无意”已难以查考,但21世纪经济报道在金华工厂了解到,不久之前,已经有大约200多工人调至南阳工厂,进行“生产支持”。

  多年以后,庞青年再次如愿以偿驻扎到了外地。他常在集团内部宣扬一种“以发展促发展”的理念,意思是说,不能消极地待在家里,而是要想办法把订单做出去。

  他的征程即将再度开启。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低调迁移却受到如此高度地关注,而这个规模同样不小的项目今后如何开展、如何融资,都将被密切关注。

  “僵而不死”

  来自浙江金华的青年汽车,曾经被视为民族汽车工业追求高端的“孤胆英雄”。

  早年,青年汽车从英国跑车品牌莲花汽车的母公司处收购了相关乘用车技术,后来又试图收购瑞典品牌萨博而不得,庞青年抱憾之余,最终买下萨博母公司,得到了凤凰平台的图纸。

  除了莲花之外,其余收购不但浪费了大量资源和精力,而且对青年汽车的作用微乎甚微。更为关键的是,在热衷海外收购的那几年,青年汽车在国内做得最多的并不是造车、卖车,而是激进地建厂。

  2009年,青年莲花首款轿车在贵州下线的第二年,青年汽车就急切地抛出400亿元的计划,拟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除了原有的浙江金华等基地之外,青年汽车还将扩张步伐伸至浙江杭州、宁夏石嘴山等多个地区。

  庞青年最初的逻辑的以扩张带动规模,但他高估了自身主营业务的实力,销量平平的情况下,资金未能形成正向流动,很快资金链断开。2012年左右,他在全国各地建设的项目相继停产,地方政府则收回了土地和项目。

  青年汽车陷入大规模的诉讼纠纷,有工厂员工前来讨薪,有供应商、建筑方前来讨要货款和工程款,更有地方银行和资管平台来讨债。青年汽车处于崩溃的边缘,而庞青年也饱受“圈地圈资源”的质疑。

  乘用车业务在这次冲击中停产。青年莲花具体什么彻底停产没有人能说清,但其在杭州萧山区的项目主体已经被当地法院破产清算,如今,青年莲花的轿车在集团总部偶尔出现,成为这个品牌的最后的见证。

  青年汽车的客车业务仍在运营之中,但公司的资金面却更为紧张。据一位离职员工介绍,2013年后,随着资金不足、订单萎靡,青年汽车开始拖欠工人工资,经常三四个月发不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客车经营也每况愈下。“原来一年还能卖四五百台,后来一年只有几百台,在这些年的发展中,同行业的宇通客车已经做到了年销几万辆的规模。”上述员工表示。

  事实上,青年汽车工厂关停后,曾有多家银行向其提供借款支持,以一家国有银行金华分行为例,其在2015年到2016年3月期间向青年汽车提供了共计约3.3亿元的借款,但青年汽车并未转危为安,这些借款未能按时归还,对方也将其告上了法庭。

  有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时借款主要还是用于企业的生产经营。但显然青年的资金窟窿已经相当大,尽管还有零散的客车订单,但远远无法维系生存。

  据了解,目前仅公开的诉讼文件中,青年汽车集团的债务规模就至少有50余亿。在此情况下,有部分债权人曾提出青年汽车集团、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破产的申请,但当地法院并未准许。

  法院裁判文书显示,青年汽车相关公司以生产新能源汽车为主,属于国家扶持行业,公司部分核心资源也具备营运价值,相关公司仍在继续经营,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解决债务清偿问题的可能。

  走出金华

  法院提到的新能源汽车业务,是青年汽车2014年左右重新聚焦的领域。

  那时,青年汽车的乘用车业务萎靡,连云港、海宁等多地项目被政府收回,青年汽车被舆论质疑。庞青年屡次表示,希望借助客车这根“独苗”上市融资,而他打出的旗号便是新能源客车。

  多年过去,上市未成,但借着新能源汽车的招牌,青年汽车再一次走出了金华。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政策层面正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推出了更详细、更广泛的新能源补贴方案,当年补贴政策出台后,次年新能源汽车销量立竿见影地达到60万辆,暴涨20倍。

  庞青年当时还向媒体介绍了青年汽车研发的纳米碳锂电池纯电动公交车,他表示,相比于常规锂电池,他的纳米锂电池不但可以“不起火不爆炸”,而且能“5分钟快速充满电,寿命长达10年以上”。

  不过,青年汽车内部一位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青年汽车电动车的电池主要是由宁德时代等主流电池供应商供应,并没有采取自研技术。

  实际上,没有公开资料显示青年汽车有任何动力电池的技术积累,而从公司整体情况来看,电动车也并未将公司“脱离苦海”。在上述人士看来,大力做新能源汽车的重要目的就是“拿补贴”。戏剧的是,据他介绍,在公司大量离职员工的诉讼之下,不少补贴是直接通过政府和法院给前员工补发工资的。

  不仅如此,青年汽车还卷入了“骗补”风波,曾因“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被工信部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

  随着电动车补贴的退坡,青年汽车也顺势而为将目光投在了氢燃料电池汽车领域。根据庞青年的说法,青年汽车2014年就开始布局氢燃料电池的研发。而正是氢能汽车的“投资热情”让青年汽车重新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座上宾”。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青年汽车以4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南通百应能源60%股权,并在如皋成立了氢燃料发动机企业。但青年汽车资金情况还是捉襟见肘,它在如皋的投资到此为止,而作为支持,如皋市政府则将政府下属一家公司作为采购平台,用以支持氢能汽车的订单生产。

  据悉,目前交付如皋的数辆氢能公交便是由百应能源提供的氢燃料电池,但据到当地探访的媒体表示,由于氢能转换慢且噪音较大,氢能公交早已停运。

  而在南阳的项目则在去年年底正式签订。与如皋相比,南阳市政府拿出了更为实惠的条件,大规模承诺订单之外,还给予了青年汽车土地和厂房支持。

  在前三年,青年汽车南阳工厂将在一处厂区租用,与此同时,正在规划的还有一项占地高达1000多亩的“新厂房”,据了解,目前征地已经完成了一半多。

  此外,青年汽车在南阳的项目主体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由青年汽车和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共同出资成立,其中南阳方面认缴9800万元,占股49%。这批资金尚未到位,按照其他项目经验,南阳方面很可能以土地出资。

  南阳政府的强力支持与当地大力发展氢能源汽车产业有关,南阳也是政策倡导之下氢能源投资“热潮”的一个缩影。当地官员曾表示,“力争培育出千亿级的氢能源汽车产业集群”,并要求相关部门“以钉钉子的精神加快推进氢能源汽车项目和园区建设”。

  在这样的决心之下,南阳政府积极引进氢能源汽车项目。据南阳市高新区投资公司负责人尹召翼透露,在合资之前公司已经调查到,青年汽车集团共负债50多亿元,当时也觉得有风险不能做,后来要求对方提供了一个没有负面影响的公司,项目才展开。

  他提及的“没有负面影响的公司”便是洛特斯新能源汽车占比51%的股东: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其注册资金仅5000万元人民币,由青年汽车内部一系列管理人员共同持股。

  从一系列投资来看,庞青年将它打造成了一个全新的新能源汽车投资平台,但它后续能否顺利运行还有待观察。显然,庞青年欲借此重组青年汽车并“东山再起”,但“水氢汽车”事件之后,该项目能否获得更多实际支持,不得而知。

  相关报道>>>

  青年汽车“水变氢”惹质疑 专家担忧氢能源成骗补“新灾区”

  车喝了“水”还真跑了几十米 庞青年现身说为“水氢车”技术已投几百亿

  “水氢车”靠充电?新华社三问南阳“水氢发动机”:企业是否存在严重失信?

  再添新料!央视记者独家采访 “水氢车”背后关键人物露面了!句句都是亮点

  实探“水解制氢”专利来源高校:老师直言技术困难大 学院仍在进行相关研究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猜你喜欢

【瓣瓣同心·协同五年谱新篇】探秘滨海新区智慧城市:有问题随手拍,15分钟马上办

将人工智能技术与城市管理有机结合,天津滨海新区着力打造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体系,将分散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数据汇集起来,棋牌信誉好的棋牌平台打破部门壁垒,实现数据共享互通。滨海新区智慧

2019-08-02

海南五个地区试点上线新版电子税务局

科技日报海口8月1日电(王能提现的棋牌游戏平台后台作弊祝华记者江东洲通讯员夏剑波曲易伸)8月1日,国家税务总局海南省税务局在海口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海口保税区、三亚市吉阳区

2019-08-02

投资正过山海关:黑土地上新变化折射经济新信号

新华社沈阳8月1日电沙特阿美、恒大、阿里巴巴……今年以来,一批商界巨头纷纷布局东北,“投资正过山海关”的势头初显。从&ldq

2019-08-02

纯电动新能源出租车试运营 盘点重庆历代出租车

奥拓(网络图)尼桑轿车(网络图)上海牌轿车(网络图)上游新闻记者杨新宇刘力摄出租车内饰纯电动新能源出租车启动仪式现场。上游新闻记者杨新宇摄出租车出新版本啦!新能源、自动挡,车厢

2019-08-02

中国美术馆为最可爱的人塑像

昨天,在中国美术馆艺术教育空间,雕塑家们为青年军人创作塑像。北京日报记者饶强摄北京日报讯(记者王广燕)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雄壮的乐曲声中,四位武警战士坐姿笔挺,一旁的雕塑家

2019-08-02